云何会·过招| GE首席科学家:工业互联网重塑制造业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专家主题演讲纪要
来源:原创  2016/7/15 10:04:58
导语[刘刚 系南开大学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滨海开发研究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

Joseph J.Salvo的演讲说的就是大数据将改变整个经济活动的生产组织方式和人类的生活方式。

首先,在某种意义上,智慧或智能就是建立一种新的联系,能够实现感知和认识。只有有了联系,才能出现智能。而大数据是要建立普遍联系或关键联系,就是更高的智慧。

其次,大数据是时实在线开享数据,统计数据和调查数据都是小数据。大数据是小世界,表现出普遍联系的特征。通过大数据,我们可以找到经济行为主体更广泛的、潜在的和可能发生的联系。

第三,我们所做的工作是要让经济行为主体的联系更广泛,尤其是建立关键联系,即更智慧和更聪明。     

数字颠覆:工业互联网重塑制造业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专家主题演讲纪要

背景:

全球工业正被以大数据、物联网、云计算、智能制造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创新浪潮所洗礼,数字化、智能化、网络化成为新趋势。2016年5月20日国务院印发《关于深化制造业与互联网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必将推动工业互联网在我国加快发展。为了更好地理解国际互联网的发展,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特意邀请GE首席科学家Joseph J.Salvo先生来中心进行了讲座和学术交流,帮助相关研究人员了解美国工业互联网的发展动态

主讲人:Joseph J. Salvo 美国工业互联网联盟理事长、GE首席科学家

时  间:2016年5月25日(周三)9:00-11:30

题  目:数字颠覆:工业互联网重塑制造业

(本文为部分观点摘要,仅供参考)

1、当前没有制造业创新最好的路子

欧洲更加强调Private隐私性,相对比较注重工厂,相对保守;美国认为,如果没有足够的制造业,创新能力就会下降。非常看重和强调连接性压倒一切;而十五年前印度开始聚焦软件,目前有3万多名开发者。因此印度政府,更强调软件的力量。

这说明当前社会对这一轮工业升级的认识和实践,并不完全一致。尽管并没有现成和完美的商业规划,但所有人都需要拥抱这个变化

2、信息时代已经结束,进入系统时代。

信息的产生、传播已经发生变换。只有重新构建信息的体系,才能来适应每一个人的需要。这就进入了系统时代。

这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

1)自由流动的思想变得重要

思维方式正在发生变化,碎片化时间和知识,人们无法深度思考,不连续性获得信息。思想的自由流动既是崭新特征,也是巨大挑战。它带来的流动性,形成了系统时代的一个重要根基。

2)数字信用问题

系统时代,简化理解就是一个数字化社区。而信用Trust则是一个根本问题,这是一个连接社会、连接人的的最大核心。 

钱包丢了,可以挣回来;但失去了数字信用,将很难再建立。网络时代正在为人们轻松建立信用、辨识对方信用,成为可能。 

在系统时代,中小公司都有机会参与工业体系的建设,建立自己的数字信用。而数字信用将加快思想的流动和共享,具有重要的价值支撑。 

3)无限的知识、无限的物体和场景,都在连接 

全球连接的世界下,并不能完全靠预测,只能实时判断,这是基于大数据的分析。而这个实时判断,也正在改变思维模式。 

GE有一套完整的供应链管理体系,用于跟踪移动物体。它覆盖了GE拥有的1000万集装箱等。每一个汽车都可以知道在哪里,都可以追溯。例如跟沃尔玛合作,可以将所有移动物体都进行跟踪。实际上,GE有一套成熟的单一跟踪系统,可以监控1000亿美元的物品。 

对场景、对物体、对知识的无限连接,并基于数字分析产生实时预测与判断,成为系统时代的典型特征。 

3、 物理世界正在以软件的速度,在进化 

1)软件不仅仅是知识传递,而且是一台自我增长的机器引擎。软件所积累的知识,比在书本上知识,更加有效得多。 

2)设计开发,也将从线性串联,进化到网状发展 

3)未来宽带无限,使得任何机器都能交流,已经成为可能。这就意味着,物理世界的进化,必须要跟上软件的速度。 

4、未来的生产,只生产客户所需,而非制造商所想象的

以前制造商,想出各种产品和地价,来迎合用户。价格合适,顾客就买单了。而在全新的商业环境下,用户完全主导。

这就产生了一个巨大的市场,因为它连接了用户的直接需求。这就使得,伙伴关系比竞争关系会变得更加重要。 

工业发展史,就是机器向人学习的历史。第一次工业革命,机器代替了肌肉的力量;第二次是自动化;而这一次,人工智能进入机器。机器具有更强大的自我学习能力。

5、关于工业4.0和工业互联网的区别

主要有几点:

1)在德国,也包括在欧盟,是严格控制数据流,IT和连接都很慢;工业互联网是全球现象,工业互联网联盟鼓励数据流动,世界是透明的。

2)工业4.0不是标准组织的机构,是要推进标准的发展;建立TestBed,不同公司一起来找到最佳实践。测试台是Open的,一旦成功,标准组织就会介入,看看是否可以做成标准。

3)IIC强调通过连接系统,来实现卓越制造;这需要大量的公司的参与。因此本质是一个开放透明的体系。

6、 对中国制造业的看法

1)人员仍然是中国的优势,尽管它不一定是低成本。

在中国,仍然有大量工厂资产和大量受训工人。在美国,很多人忘记怎么生产,找不到工人。而在中国,由于训练有素的人员普遍存在,经过培训之后,仍然可以再上岗。而GE的经验表明,只有有合适的工具和知识可见,人们非常愿意学习。

2)顶层规划的力量

浦东从渔民村成为全球金融中心,只用了区区几十年。实际上,中国享受的科技力量,例如高铁,在美国非常受羡慕。

这就是靠顶层规划力量和执行,才能产生的成果

3)在中国不一定要完全引入新技术,需要考虑自己的实际情况 

7、关于政府的杠杆导向 

GE出售金融资产,跟2008年之后,政府要求金融组织的资金的监管力度有很大关系。因为对GE而言,如果按照要求保持过高的现金储备,GE的金融事业部,将不再产生丰厚的利润。因此GE也随后决定放弃利润率下降的金融资产。

这对中国政府,也提出了一个很好借鉴思路:运用好政策杠杆,对企业进行引导。用政策的导向作用,而非直接干预的力量,实现对企业的主营业务和收入结构的宏观管控。
编辑:马瑞